GIA發布2019回顧:鉆石貿易開始復蘇,珠寶零售后期開春,拍賣會亮點不凡

2020-01-02來源:互聯網

  2019年,由于供應過剩和信貸緊縮,全球鉆石行業持續萎縮,但各大拍賣行仍有非凡拍品登上頭條。盡管受到中美貿易戰的沖擊,但全球經濟依然相當強勁,零售珠寶銷售也依然強勢。

  2018年美國假日季雖然可堪稱贊,但2019年成品鉆石和原石庫存卻在持續升高,導致兩者價格疲軟,戴比爾斯和阿爾羅薩兩大鉆石生產商銷售額削減約25%。此外,南非鉆石開采公司Petra Resources的一項調查顯示,原石價格平均下跌約15%,今年下半年的跌勢尤為明顯。

  價格和行業利潤未有改善,因此,行業主要貸款機構荷蘭銀行(ABN AMRO Bank)宣布將不再為無法盈利的原石提供采購資金,這將包括五克拉以下大部分尺寸和品質的鉆石原石。

  荷蘭銀行的限制條件非常嚴格。它對“盈利”銷售的定義為,“在不考慮信貸條件的情況下,購買鉆石原石后能盡快售出,獲得實際銷售利潤”。該銀行還表示,希望使用原石購買信貸工具的客戶需要根據具體情況提出申請。

  到11月,行業信貸總額約為80億美元,略高于三年前的一半,比2013年的峰值低100億美元。

  戴比爾斯和阿爾羅薩(約占鉆石原石市場產量和價值的三分之二)公布,今年前三個季度的原石銷量已下跌約25%。第三大生產商 Rio Tinto(力拓)同期原石銷量下降15%以上,并且該公司鉆石部門公布上半年已虧損。11月,生產商表示,隨著鉆石制造商需求回升,供應形勢正在回春。

  相比 2018 年1.48億克拉的總產量,今年的鉆石總產量可能會減少約800萬克拉。

  珠寶零售

  美國商務部數字顯示,美國手表和珠寶銷售量一月開年收入下降 0.7%,上半年相較 2018 年仍略為落后 。但第三季度需求呈上揚態勢,9 月比 2018 年同期增長 6%。

  Signet集團(Kay Jewelers、Zale 和 Jared為旗下子公司)公布,經歷了今年年初的寒冬之后,第三季度同店銷售額上升了2.1%。在線銷售額上升11%。此外,因中國產品關稅增加,Signet正計劃將從中國供應商處購買的珠寶減少50%。

  Tiffany & Co.(目前正被法國奢侈品集團 LVMH 收購)公布本季度銷售持平,原因是美國旅客減少導致紐約旗艦店業務下降,而香港的騷亂也導致顧客無法前往商業區采購。

  在大中華區,從6月份開始的香港抗議活動大幅削減了營業收入。區內最大的珠寶零售商周大福公布,截至9月30日的6個月內,其香港總銷售額下跌20%,同店下跌28%。同期內地同店銷售額則增長了1.9%。

  在印度,盧比貶值也降低了零售業對鉆石和黃金的需求。

  拍賣會

  2019年拍賣季可分為涇渭分明的兩個階段:春季拍賣會重在歷史和設計,秋季拍賣會則見證了大型鉆石和罕見彩色鉆石的回歸,而這些都是過去幾年各大拍賣行的主要拍品。

  春季拍賣會上,拍賣品和超大頂級彩色鉆石數量較此前均有所減少,價格較幾年前的創紀錄高價也有所回落。拍賣公司高管立即指出,市場對優質寶石和珠寶的需求依然強勁,特別是有歷史意義的寶石和珠寶。

  在4月的紐約拍賣會上,沒有任何超過5克拉的頂級彩色鉆石(尤其是粉紅色和藍色)或超過25克拉的D級無瑕鉆石。佳士得國際珠寶總監Rahul Kadakia(拉胡爾·卡達基亞)稱,這“反映了現今的市場。”此外,很大比例的拍品來自遺產,而非經銷商。

  當主要寶石的市場需求走弱時,拍賣行必須更加謹慎地策劃拍賣品,選擇更小的優質寶石、更經典的具有特定時期“標記”的珠寶以及更多遺產寶石。Kadakia(卡達基亞)表示,價格通常沒有經銷商說的那么高昂。

  因此,春季拍賣季的亮點是佳士得五月拍賣會上的阿勒薩尼珍藏系列(Al-Thani Collection)大君與莫臥兒珍藏(Maharajas & Mughal Magnificence)珠寶。

  莫臥兒最著名統治者沙·賈汗(1628 年至 1658 年在位)的幾件珠寶競拍極其激烈。一顆沙·賈汗的精雕祖母綠,重30.60克拉,采自哥倫比亞,售價555,000美元;而他1643或1644年的精雕尖晶石和琺瑯海豹戒指則拍得了795,000美元。賈汗的白色硬玉短劍,是拍賣會上倒數第二件拍品,售價340萬美元,創下了沙·賈汗珠寶的最高紀錄。

微信圖片_20200102114052.jpg

  佳士得五月“大君與莫臥兒珍藏”拍賣會 (Maharajas & Mughal Magnificence Auction) 上最貴的拍品來自卡地亞,一枚美好時代的 Devant-de-Corsage 鉆石胸針,以 1060 萬美元成交。照片由佳士得友情提供

  本次拍賣會最貴的拍品來自卡地亞,是一枚美好時代的Devant-de-Corsage鉆石胸針,以1060萬美元成交。這枚胸針包含幾顆大型戈爾康達鉆石,是1912年為戴比爾斯的創始人之一Solly Joel而制。胸針中最大的一顆鉆石重34.08克拉、E VVS1級、Ia型、梨形;其他依次為23.55克拉、D VVS2級、橢圓形(有潛力達到無瑕級)、IIa 型;6.61克拉、D VS1級、IIa 型、馬眼形;3.54 克拉、E VS1級、I 型、心形。這些鉆石均由GIA負責分級鑒定。

  凱瑟琳大帝的祖母綠250多年前開采于哥倫比亞,5月15日在佳士得的日內瓦拍賣會上以430萬美元的價格成交,超出其最高估價近100萬美元。這顆祖母綠最初為俄國女皇凱瑟琳大帝在 1790 年前后所得,當時重107克拉,采用正方形切工,后來在俄國皇室代代相傳,直到1920年。1954年,這顆祖母綠被重新切磨,去除了其中的內含物。

  5月15日佳士得的日內瓦拍賣會中,最受關注的拍賣品無疑是獨一無二的:俄國弗拉基米爾大公夫人的皇室祖母綠,原本屬于女皇凱瑟琳大帝。

  這顆祖母綠歷史悠久,最初由凱瑟琳大帝在18世紀末所得,當時重107.67克拉,采用正方形切工。女皇駕崩后,這顆祖母綠一直在俄國皇室代代相傳,直到1927年,Cartier(卡地亞)將其買下。為去除其大部分裂痕和內含物,Cartier(卡地亞)將它切磨成了75.63克拉的梨形,然后在1954年賣給了John D. Rockefeller Jr(小約翰·戴維森·洛克菲勒)。

  佳士得專家在拍賣目錄中列出的預估價格為230萬至350萬美元。競拍結束后,一位匿名私人買家以430萬美元買下了這顆祖母綠,為其歷史價值增加約100萬美元。

  秋季,頂級珠寶市場需求和價格開始走強。

  11月12日佳士得日內瓦拍賣會的件數成交率為93%,金額成交率為88%。此次拍賣會成交價最高的拍品是來自倫敦珠寶商穆薩耶夫(Mussieff)的一顆經GIA分級的7.03克拉深彩藍鉆石,該鉆石是全場最高成交價拍品,拍出1160萬美元(克拉價165萬美元)高價,處于拍前估價范圍內。

  其他售出的大型寶石包括:

  一顆經 GIA 分級為顏色等級 D,內無瑕級凈度的 46.93 克拉梯級切工墊型形狀鉆石,以 310 萬美元(克拉價 66,800 美元)的價格售出,略低于拍前估價。

  一顆經 GIA 分級為顏色等級 D,VVS 凈度的 25.2 克拉長方形切工鉆石,以 253 萬美元(克拉價 100,595 美元)的價格售出。

  一顆 42.97 克拉的緬甸八邊形切工藍寶石,以 250 萬美元(克拉價 59,000 美元)的價格售出。

  一顆 13.53 克拉的哥倫比亞祖母綠,以近 110 萬美元的價格售出,克拉價高達 91,575 美元。

微信圖片_20200102114108.jpg

  GIA 校友Anna Hu(胡茵菲)的敦煌琵琶項鏈在蘇富比10月7日的香港拍賣會上以580萬美元的價格售出。這款項鏈以100.02ct墊形切工濃彩黃色鉆石為主石,形狀模仿中國樂器敦煌琵琶,并飾以各種形狀及明亮式切工的鉆石,以18K白金及黃金打造而成。這款琵琶項鏈可分拆作為吊墜或胸針佩戴

  此外,GIA 校友 Anna Hu(胡茵菲)設計的一款珠寶亮相蘇富比,在蘇富比拍賣行 10 月 7 日香港拍賣會上以 580 萬美元的價格拍出。這款項鏈鑲嵌有 GIA 分級的 100 克拉濃彩黃色鉆石,形狀模仿敦煌琵琶,這種中國傳統的四弦樂器出現在敦煌的一副古代壁畫中。

  5月14日,在蘇富比的日內瓦拍賣會上,一顆D級無瑕大鉆石(36.57 克拉)售價約為500萬美元(每克拉136,000 美元),但拍賣會上成交的大都是特定時期的珠寶,例如Beaumont necklace(博蒙項鏈)。這是一條鑲嵌著祖母綠和鉆石的梵克雅寶裝飾藝術(Art Deco) 風格項鏈,以 360 萬美元的價格成交,比預估價格高出約20%。

微信圖片_20200102114112.jpg

  Beaumont Necklace(博蒙項鏈)是一條鑲嵌著祖母綠和鉆石的裝飾藝術 (Art Deco) 風格項鏈,制作于1935年左右,據說是梵克雅寶為美國名媛收藏家Hélène Beaumont(愛蓮·博蒙)量身定制的,5月14日在蘇富比的日內瓦拍賣會上以 360 萬美元的價格售出。由蘇富比友情提供

  鉆石跟蹤

微信圖片_20200102114116.jpg

  JCK拉斯維加斯六月的珠寶展上提供了多項新的鉆石原產地跟蹤服務。除GIA鉆石原產地鑒定證書外,戴比爾斯和阿羅沙推出了自己的“從礦場到市場”鉆石全程跟蹤服務;首次推出了庫利南鉆石證書,作為跟蹤以前開采的高價值鉆石的鑒定系統;Sarine 提供了一項服務,介紹鉆石切磨過程的進展情況。

  實驗室制造鉆石

  實驗室制造鉆石的市場仍在擴大。在拉斯維加斯 JCK 珠寶展上,有約 50 家公司展示實驗室制造鉆石,這一數字較去年大幅上升,但價格明顯走低,約為同等質量天然鉆石的 30% 到 40%。這引發了對市場走向的激烈猜測。

  Bain & Co等預測機構預測,實驗室制造鉆石將在5年內占到銷售額的15%至20%,而今年就可能朝這一目標邁出一大步。分析師估計,今年將生產約200萬克拉實驗室制造鉆石。因各公司并不公布銷售額,故無法得知其中有多少到了消費者手中。

  相比之下,今年售出的超過1.4億克拉天然鉆石原石估計可生產2500萬至3000萬克拉天然成品鉆石。(計算時要注意所開采的原石大約有50%到55%用于工業,剩余的7000萬克拉的平均產量則降至35%到40%。)

平码慢慢去推敲指什么生肖 辽宁十一选五软件 快三技巧规律表格 七乐彩 黑龙江p62今天的开奖号码 117期九宝图乐乐博彩 宜宾股票配资 广西快三网投平台 盘前送3只短线牛股 安徽快3预测专家 十一运夺金开奖走势图